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尚社新声

【聚焦全国两会】东方网 | 专访全国人大代表权衡:以科技创新发展共同体推动长三角、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

日期:2023/03/07|点击:10

    “长江之歌”十年交响。作为长江经济带产业比较集中的区域,长三角地区的发展,一直在国家经济发展中扮演着不可替代的角色。从长三角区域规划的正式批准实施,到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再到加快迈向一体化高质量发展,长三角地区已进入创新驱动转型的新发展阶段。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还有那些着力点?将会对国民经济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记者就此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上海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权衡研究员。

建立科学评价体系,引领高质量一体化发展

“长江经济带沿线城市及产业在我国整个国民经济体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权衡代表表示,在我国的区域经济发展格局中,从地理意义上来讲,近年来南方经济的占比比较高,而长江经济带则是南方经济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长三角地区又是长江经济带中经济规模大、产业发展比较集中的核心区域。因此,长三角一体化的高质量发展,对长江经济带以至于整个国民经济发展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过去的几年中,长三角在跨行政区域的制度创新和一体化发展上迈出了很大一步,有效推动了生产要素的跨行政区域流动,在全国范围内起到了示范引领效应。接下来,我们要对一体化有更高的要求,在高质量一体化上下功夫。”权衡代表认为,区域经济的一体化,不是简单地为一体化而一体化。所有相关的产业、交通等区域规划一体化背后,都应有一个重要目标,那就是通过区域“一体化”之后,要形成一个高质量发展的“新增长极”,要在全国高质量发展中形成示范意义、引领意义。

那么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应该在哪些方便下功夫?权衡代表认为,不妨和国际知名城市群进行对标。同时,为“高质量一体化”建立一套相对应的评价体系也至关重要。

权衡代表认为,和伦敦城市群、巴黎城市群、东京城市群、纽约城市群和芝加哥大城市群相比,长三角地区城市群要发挥好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的作用,还需要在提高劳动生产率、经济能级、创新能力、营商环境、生态环境等方面下功夫。比如,长三角的经济总量、GDP人均量,以及世界500强企业、世界100强大学的聚集量等,和世界其他城市群比,都有较大差距,都需要与国际大都市圈去对标对表,认清客观差距,找准着力点。 “一个城市群的能级提高了,它的积聚力和辐射力都会提高。”

“以前我们讲营商环境,讲得比较多的是营商环境的市场化、法制化、国际化,如今‘便利度’也被认为是考量营商环境的一个重要维度。这就要求我们要为企业发展提供全生命周期的服务。一个企业从开始注册到最后注销,都需要有法治化、便利化的服务,包括法律服务、咨询服务、会计服务,结算服务各类专业服务等。”权衡代表认为,我们对营商环境改善的理解,不能还仅仅停留在“放管服”的层面,而要有体制机制上的进一步创新,要让企业在竞争中、在区域合作发展中,都能体验到便利度,有满满的获得感。

 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实现高效率高效益发展,是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的一个关键维度。因此,在行政区域格局不变的前提下,如何打破行政壁垒,推动生产要素自由流动、形成跨行政区的资源集聚和规模经济效应,至关重要。

对此,权衡代表认为,应该以一套相对应的评价体系来作为“指挥棒”,有效引领、评价“高质量一体化”。“如果还是按照传统的GDP指标等来评价,必然会导致地方保护主义甚至恶性竞争,产业雷同效应也很难避免,毕竟谁都不肯把市场和好的资源拱手让给对方。”

 另外,对于跨行政区域的资源流动所带来的成本、风险和收益,权衡代表认为要解决好各方的风险共担、利益共享问题。“比如污染问题,大家可能一开始都希望空气和水污染跑到别的地方去,如果解决不好,会影响高质量一体化发展。因此,要完善区域一体化协调发展的激励约束机制。”

在长三角乃至长江经济带构建科技创新发展共同体

 长三角地区已进入创新驱动发展的新阶段。自2018年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以来,沪苏浙皖三省一市集聚科技资源,充分发挥上海全球科技创新中心龙头带动作用,强化一体化新优势,向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共同体目标不断迈进。从合作共建长三角国家技术创新中心,到规划设立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以及数据中心集群,三省一市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科技资源开放共享,交出一份亮眼的创新成绩单。

“接下来整个长三角乃至长江经济带,要形成科技创新发展的共同体,形成科技创新的协同效应。”权衡代表表示,构建科技创新共同体,长江经济带具备这样的条件和基础。

在全链条创新的语境下,科技创新包括创新链、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背后分别代表了教育、科技、人才、市场、研发等等。长江经济带横贯我国东中西三大区域,覆盖11个省市,地域面积占全国21.4%,人口占全国的40%以上,经济总量超过全国的45%,科技教育资源丰富,产业优势突出,是我国创新发展极具活力的地区。

“目前区域一体化发展大多聚焦产业规划、交通等,下一步应在科技创新上进一步发力,形成一个协同发展的创新共同体,这对发展壮大长江经济带的新动能,培育国家经济高质量发展增长极、乃至高质量增长带,都很有现实和重大意义。”权衡代表认为,科技创新发展共同体的构建,同样需要以一体化的思路和举措打破行政壁垒、提高政策协同。比如长三角三省一市各具优势,上海是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江苏外企多,工业制造业发达,安徽高科技产业发达,浙江则是民营经济和县域企业发展很有优势。“如何把它们的优势集合起来,细化分工、凝聚合力,在科技创新上进一步突破,需要以区域创新发展规划来加以引领。”

 权衡代表认为,从推动长三角区域科技自立自强和产业链、供应链安全自主可控的角度,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的“顶层设计”还有许多文章可以做。“比如产业链的上中下游、研发生产,各种创新要素之间如何更好地协同?还有比如协同创新的共同体产生的收益如何跨区域分配共享?如果这些问题能够有体制机制上的新突破,能够从机制上得到解决,协同创新的效果可能更会更加明显。”

 另外,权衡代表认为,我国在一些关键性技术上依然受制于人,这就需要我们在基础研究创新上下功夫,要凝聚合力,以十年磨一剑的韧性来下深功夫。长三角区域以至于长江经济带具有这样的条件和基础,尤其需要攥指成拳,摒弃地域之分,避免同质化竞争,齐心协力在基础研究和应用创新上协同发展,攻坚关键领域“卡脖子”难题。

“‘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是一个需要我们不断为之努力的重要目标,在实现这个目标的道路上会遇到各种问题,需要我们直面问题,逐一破解,这些问题破解了,高质量一体化也慢慢就实现了。”权衡代表说。

 


文字:东方网|图片:|编辑:

最新

热门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