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专家视点

曹祎遐 甘懿琳:怎样打造海派红色文创品牌

日期:2021/04/20|点击:74

日前,中共一大会址传来好消息:修缮工作已全部完成,正在进行最后的细节整改。截至2018年,上海认定的革命历史遗址和遗迹多达657处,具备独特的开发价值。面对丰富多样的红色文化资源,如何打造海派红色文化创意品牌,打破“为了宣传而宣传”的固有套路,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和持续发力的课题。

有深度 有内涵

当前,在海派红色文创生产和传播的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如片面化、简单化认知红色文化内涵,传播途径单一、僵化等。如何避免海派红色文创品牌仅仅停留在单一的贴图式、流于表面而缺乏价值支撑的文创产品层面,对于设计者、创作者和内容转化者来说是一个现实问题。

 2019年推出的“树德里”笔记本,是一个很好的破题尝试。该笔记本采用朱红封皮、烫金匾额,用压纹形式勾勒中共一大会址“树德里”石库门的造型,20多张手绘图描绘出“树德里”的建筑细节与内饰,与展馆里的水龙头、花瓶、茶具几乎可以一一对应。

这一产品不仅具有较高的制作水平,带来了较高的收藏价值,也具备一定的文化内涵,可以引导消费者探寻“树德里”背后的红色故事,也进一步强化了“树德里”的文创品牌。

产业化 市场化

以旅游产业为先声,红色文化资源利用逐步走上产业化、市场化之路。

在影视文艺产业方面,开始不再只注重教育宣传价值,也更加关注市场竞争,努力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并重。2011年电影《建党伟业》创下4.12亿元票房,2019年《我和我的祖国》票房突破30亿元大关,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一票难求,验证了“政府指导规划+学界考证引导+企业制作出品”可以实现共赢。

在红色旅游方面,上海将孤立分散的文化资源串点成线,探索打造成熟的旅游商品,与相关产业初步形成了联动效应。

在实体文创产品方面,海派红色文创紧跟时代潮流,从沿袭传统的文具、装饰品老路,到迎合流行趋势。比如,2020年中共四大纪念馆推出了以“工农联盟”主题雕塑为原型的Q版人物盲盒,让红色文化与潮流文化、党史知识和文创作品、历史研究和实践工作相结合,受到年轻人的喜爱。

应当看到,红色文创在构建产业之间的联动上仍存在不足。比如,影视行业除了推出更具市场竞争力的红色文艺作品之外,还可以结合实体文创产业对周边产品进行设计和出售。

未来,影视行业、旅游行业、体育行业和文创产业之间的联动将越来越密切和频繁,从而构建出一个具有交互功能的海派红色文创品牌及用户生态系统。

数字化 共享化

数字化与文创产业的结合,赋予海派红色文创更多的展现方式。“数字化”正在成为海派红色文创产品的鲜明特征。

除了实体文创产品通过直播带货等数字化手段走入大众视野之外,其他类型的海派红色文创产品也在积极开展与数字化技术的融合。

 2017年起,上海推出三条基于互联网的沉浸式城市红色旅游线路:中共一大·回到1921、中共四大·力量之源、龙华精神·英雄之城。与前往很多景点被动接受语音讲解、图文等信息不同,这几条发现之旅需要在手机端和现场提示的引导下,作为“当事人”接受任务,以展品为线索逐个解开不同的谜团,把革命纪念地打造成了沉浸式体验空间。

 2018年起,“建筑可阅读”工程为建筑设置二维码,使得游客可以全方位、多角度、深层次阅读经典建筑,成功地将线上虚拟浏览与线下实体参观结合起来。2020年,有关方面推出的《春季打卡地推荐榜之红色记忆榜》,标志着智慧融合正式成为红色旅游的突破方向。

需要注意的是,在数字化技术成为主流的趋势下,海派文创产业在发展过程中也应更多思考如何呈现产品背后的文化价值,让数字化文创产品成为一种可持续的再造产品,避免产业数字化沦为一种噱头。

总之,引入技术不是简单地叠加,而在呼唤裂变与溢出。创作者不仅要“懂技术”,也要努力通过全新的产品设计将历史事件及其背后的价值内涵具象化呈现出来,让大家共享红色文化的洗礼。

来源:解放日报  2021-04-20

作者分别为上海社会科学院新文创理论与应用创新团队首席专家、复旦大学创业与创业投资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文字:|图片:|编辑:

最新

热门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