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科研  专家视点

戴丽娜:警惕“清洁网络”计划中的三大不良倾向

日期:2020/09/07|点击:18


  自8月初发布扩展版“清洁网络”计划以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不顾各方强烈谴责,在国际社会大肆推介该计划,试图游说或胁迫更多国家加入具有鲜明排华色彩的“清洁网络”联盟。根据美国国务院官网“清洁网络”专题页面宣介,所谓的“清洁网络”计划是特朗普政府近年来在与中国5G竞争博弈过程中,逐渐摸索、拼凑出来的覆盖5G、电信运营商、应用商店、应用程序、云服务和通信电缆六大领域的排华数字政策倡议。“清洁网络”计划大概经历了两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以“5G清洁路径”为核心,第二阶段的其他五个领域系在此基础之上的扩展版。从计划出台的背景、历程及内容可以断定,“清洁网络”计划是美国对华5G竞争战略、对华高科技竞争战略、对华整体竞争战略的延续和升级,是全方位遏制中国数字经济和打击中国信息产业发展的新开端。

  虽然该计划不具实质性约束力,但却可对美国后续相关政策法规的出台及执法产生导向作用。特朗普政府看得见的黑手正堂而皇之地扰乱全球数字经济自由发展的秩序和国际数字贸易公平竞争的国际规则,对全球互联网的完整性和国际互信或将造成难以逆转的损害,故计划一经发布便引起了国际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担忧和谴责。特别是“清洁网络”计划中隐含的数字麦卡锡主义、数字霸权主义及数字技术民族主义三大不良发展倾向,严重威胁各国网络发展的福祉,如果任由它们蔓延必将有碍全球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建设。

 迫害性的数字麦卡锡主义倾向

  麦卡锡主义是指在20世纪50年代初由美国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Joseph McCarthy)所煽动发起的一场席卷全美的疯狂反共排外浪潮,其信徒是美国国内反共、极右的典型代表,他们恶意诽谤、肆意迫害疑似共产党和民主进步人士,乃至一切有不同政见的人。虽然当时仅泛滥了5年左右,但其影响波及美国政治、外交、教育、文化和社会生活等方方面面,其残余影响至今可见。在新冠肺炎疫情和总统竞选年双重因素的影响下,今年表现尤甚。首先,美国国会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于今年5月宣布成立“中国特别工作小组”,妄称要“应对中国对美国各个层面的挑战”。接着,6月下旬开始,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为首的多名政府高官的涉华演讲中均充斥着敌视和诋毁中国的煽动性语言。当前,美国政府蓄意制造的新“红色恐慌”已快速蔓延到了政治、经贸、科技、人文、教育等领域。

  在此背景下出台的“清洁网络”计划也充满了麦卡锡主义色彩。首先,“清洁网络”计划本身就是针对中国制定的数字排华倡议,六大领域所有条目毫无避讳直指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中国网信企业,尤其是在国际上具有竞争力的华为、中兴、字节跳动、腾讯、阿里巴巴等企业。其次,无论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还是美国国务院发布的题为《宣布扩展‘清洁网络’计划以保护美国资产》的新闻公报文本,亦或“清洁网络”计划专题网页的其他相关资料中,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网信企业均被塑造为“恶意的”和“不受信任的”,以及美国国家安全、企业敏感信息和个人隐私的威胁者。同时,与“清洁网络”计划相关的文件充斥着逻辑难以自洽的涉华谎言和污蔑。最后,所谓的净化5G路径、净化运营商、净化应用商店、净化应用程序、净化云服务和净化通信电缆,以及组建“热爱自由国家” 的“清洁网络”联盟,就是试图将中国网信企业从全球数字生态链中排挤出去,并将中国从全球互联网中剔除出去。

  此外,美国还蓄意拉拢中国台湾剑指华为中兴,同样展现了其无底线地构筑排华同盟的险恶用心。先是7月底,美国国务院将台湾中华电信、远传电信、台湾大哥大、亚太电信和台湾之星5家企业列入5G“清洁网络”电信企业联盟。接着,826日,美国在台协会和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又发布了“5G安全共同宣言”,并明确了彼此对《布拉格提案》的认同。事实上,早在《国家安全战略》(2017)和《国家网络战略》(2018)中,美国政府就已毫不掩饰地将中国列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之一。在今年5月美国白宫发布的《美国对华战略方针》中,将中美关系更加明确地定性为“战略竞争”关系。

  近年来美国单方面挑起贸易摩擦的主要意图就是试图遏制中国高科技快速发展的态势。美国不惜动用外交、司法、贸易、舆论等手段在全球范围内围剿中国企业华为也是数字麦卡锡主义倾向的典型例证。

 极端的数字霸权主义倾向

  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霸权主义开始极度膨胀。与此同时,20世纪90年代,在新自由主义的助力下,美国信息产业资本迅速扩张至全球各国,美国凭借先发优势成功将美国霸权延伸到网信领域。然而,随着中国的全面崛起,美国感到了巨大的威胁,尤其是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各种打压措施不断刷新底线。“清洁网络”计划六大领域拟从基础设施到客户端,从硬件到软件,从传输到存储,从运营到应用,从现在到未来(5G)无死角地全面制华、阻华、排华。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声称,“清洁网络”计划旨在“保卫美国的网络边界”以及“保护美国国家安全、敏感个人信息和企业信息”。然而,这种说法实难自圆其说。一方面,那些被列入出口管制清单的,或所谓“不受信任”的中国网信企业,从未被证实从事过情报、个人隐私和企业信息窃取等行为或涉嫌网络攻击事件,却持续被美国冠以莫须有的罪名。另一方面,反观美国自身实乃污迹斑斑,却大言不惭高调抛出“清洁网络”计划。首先,被列为“清洁网络”对象的中国实为美国恶意程序的受害者。据中国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CNCERT)统计,2019年捕获的超过6200个计算机恶意程序样本中53.5%来自美国,位居来源国首位;就控制服务器数量和所控制我国境内主机规模而言,美国仍居首位。其次,美国才是大规模进行全球网络监控、利用网络窃取情报的罪魁祸首。从“维基解密”到“斯诺登事件”,再到美国破解全球加密通信对120多个国家实施了长达60年大规模的窃听行为,以及新近曝光的美国政府承包商通过在超500款应用程序中嵌入软件来追踪全球数亿手机数据事件,美国才是各国网络安全的最大威胁!美国的监控行为甚至损害了盟友的利益,引起了盟友的担忧。就在20207月,欧盟认为美国的监控计划不利于数据保护,且美国无法按照《通用数据保护条例》设定的标准来保证欧洲人的数据隐私,因此欧洲最高法院做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废除了名为《隐私盾》(Privacy Shield)的第二份跨大西洋数据保护协议。

  综上可以看出,美国才是全球数字世界安全的最大威胁来源,而“清洁网络”计划不过是其借“安全”之名行“霸权”之实。就在扩展版“清洁网络”计划发布的第二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即根据《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IEEPA)签署了两项行政令,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任何人或涉及任何受美国管辖的财产与微信或TikTok进行任何交易。其中,强制、限期要求TikTok低价出售其在美业务的行为,表明美国的数字霸权正在走向极端,这种公然破坏公平国际贸易规则,完全摒弃世贸组织(WTO)关于电信设备和服务自由贸易协定的行为让全球为之哗然。

狭隘的数字技术民族主义倾向

   20世纪80年代美日贸易摩擦期间就曾出现过显著的“技术民族主义”现象,美国通过反倾销、反投资、反并购、高关税等手段进行贸易保护。数字技术民族主义是数字经济背景下技术民族主义的一种新表现,主要是指将以数字技术为核心的创新能力与国家安全和利益相关联后所采取的各种排外的行为逻辑。与之相对应的是主张技术全球合作的数字技术全球主义。

  自美国政府在国家战略层面将中国确定为潜在的地缘政治对手以来,为维护美国在数字技术发展方面的优势地位,美方陆续单方面挑起了以数字技术为核心的贸易战、高科技战和舆论战等冲突,全球互联网治理进程几乎没有实质性进展,且已出现倒退迹象。尽管在数字产业供应链已经高度全球化当下,美国的“清洁网络”计划较难成功执行,但是它仍会对全球数字世界的完整性和统一性造成潜在威胁,并加剧数字领域国家间的信任赤字。

  “清洁网络”计划具有显著的排他性,在六大领域“去中国化”的目的旨在确保美国在数字技术领域的优势地位,并继续维持美国在全球监控能力方面的主导地位。回溯美国数字霸权形成的历史,美国正是受益于全球自由市场带来的效率最大化的红利,而如今美国政府正在试图放弃这一正确方向,择取排华的数字技术民族主义路径以谋求短期政治收益。然而,中国不仅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也是制造业大国,更是全球数字产业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狭隘的技术民族主义必将减缓美国乃至全球创新速度。在相互依赖的全球化数字经济生态中类似“清洁网络”计划这种高度排他的倡议既损人,也不能利己。

  国际互联网协会(ISOC)在“清洁网络”计划扩展版发布的两天后发表了一份声明,表示对该计划非常失望,认为资助了互联网早期发展的美国正在酝酿会将互联网割裂成碎片的一系列政策,并明确指出“清洁网络”计划将威胁互联网去中心化架构的本质特征,而这正是当今互联网成功的关键所在。同时还指出,根据“政治”而不是“技术”决定网络如何互联的做法与互联网最初的理念背道而驰,将极大影响互联网的灵活性、韧性和适应性,将给互联网带来长期损害。

  一些来自美国国内的批评与反对也陆续见诸媒体。多名美国互联网治理学者撰文批评特朗普政府的荒唐之举。其中,美国著名的互联网治理专家弥尔顿·穆勒教授认为,“清洁网络”计划是美国试图从自由主义走向技术民族主义的表征,可能会让全球互联网走向分裂,表现出美国对中国崛起,担心信息技术行业的竞争和全球化会破坏美国的领导地位,以及对中国作为一个性质完全不同的国家的担忧和恐惧。同时也表示,产业界大多数人认为此举有害。在美国政府签署微信禁令后,苹果、福特、迪士尼在内的十多家美国企业联名表示反对美国政府关于限制涉及腾讯微信的商业交易的计划,称此举将会削弱美国企业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市场的竞争力。可见该计划的始作俑者并不完全了解数字世界的运行规律和数字经济发展的基本特征,亦或仅仅是为了谋求政治上的私利而绑架了中美关系及全球数据有序流通的愿景,故意制造的政治闹剧。

 “清洁网络”计划以美国的数字经济资本利益和国家安全战略为驱动,罔顾全球利益和福祉,逆历史发展潮流而行。在逻辑上,是美国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竞争的延续,霸权主义在数字领域的复制,数字技术民族主义的兴起。这三种不良主义倾向叠加共振将对全球数字产业发展产生巨大破坏力,正如我们已看到的,互联网的完整与统一、和平与稳定似乎正岌岌可危。因而,我们有必要呼吁各国及时认清全球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本质特征,警惕三大不良倾向继续蔓延发展的危害,并携手共同加快推进网络空间可持续发展的国际规则和国际秩序建设进程,共创全球美好的数字未来!


来源:光明网20200905

作者:上海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 戴丽娜



文字:|图片:|编辑:

最新

热门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