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权衡:“三大变革”引领世界经济迈向新周期

 日期: 2018/2/8
作者: 马蕾
 | 点击: 3232  
  

2017年开始,世界经济从后危机时代持续衰退开始走向复苏,特别是欧美经济复苏抢眼,出现了多年来少有的全球同步复苏现象,大大超出市场预期。观察世界经济,需要从长周期理论来观察,才可以不为短期波动和浮云所遮掩。

解惑

2018年世界经济:复苏向好与风险并存

2008年以来持续低迷的世界经济增长相比,危机近十年后的2017年开始,世界经济增长出现积极回暖和复苏:国际投资、贸易增速提升,全球要素流动性加快,特别是发达国家世界经济出现整体性复苏;与前几年所谓的“英国脱欧”、“特朗普新政”等“黑天鹅”,甚至“灰犀牛”等不确定性笼罩下的所谓“持续萧条”、“危机还在危机中”等各种悲观性判断不一样,全球经济出现了超预期的复苏和增长,许多国际机构纷纷调高对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期,全球投资贸易上升,国际投资提升,经济增长加速。美国继续保持强劲复苏,欧洲经济也出现明显复苏,日本经济甚至“告别失去的20年”,令安倍经济学增色不断,巴西、俄罗斯等也因为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效应出现积极回暖,中国和印度等经济依旧保持全球增长领先,为全球增长增量贡献巨大。

可以预期,受这种复苏发展的路径依赖和影响,特别是发达国家宏观经济政策调整等效应,2018年世界经济仍然将保持目前这种复苏向好态势,继续呈现复苏增长、恢复性增长;市场各方也将继续坚守前期的价格预期效应,形成各方面的积极预期和发展态势。但是,必须警惕和高度关注的问题则是,这种复苏向好的基础依旧不稳定、不持续,全球经济复苏增长中的不确定性因素、风险等依然存在,甚至可能增加:

一是不排除目前的复苏带有更多的前期持续低迷增长的恢复性态势,尽管有增长复苏的因素,但价格幻觉对增长的影响仍然是主要的;二是当前许多大国尤其美国加息、减税、缩表、贸易保护主义等政策的外溢效应以及逆全球化思潮等,对国际资本流动、全球投资、贸易发展等仍然会有巨大的潜在的负面影响;三是中东地区等国际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仍然对全球能源价格、增长格局等带来巨大影响,“石油—美元”主导的国际经济和政治格局相互影响,依然是影响世界经济复苏增长的深层次问题。四是过去20多年,世界经济高速增长过程中积累的结构性矛盾仍然尚未得到根本性解决,全球性人口老龄化趋势严重影响了劳动参与率的提高,从供给侧深刻地制约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全球性的收入和财富分配不平等不仅带来对全球化发展的深刻反思和严厉批评甚至反对,而且从需求侧严重制约了全球有效需求的发展。

世界经济的有效复苏亟待新周期之变

面对世界经济全球化和信息化发展的新趋势、新特点,我们需要从长周期视角分析世界经济发展趋势。长周期里面包含短周期和中周期,从短周期和中周期来看,世界经济受到各种政策性因素如货币政策等影响,容易产生各种波动,一个发展的周期实际上会有各种各样的波动。笔者认为,世界经济发展应当关注长周期,只有把握了世界经济长周期内的发展趋势,包括全球化发展趋势、全球科技革命趋势、国际力量对比趋势、国际体系变化趋势、全球治理体系发展方向和趋势、人口增长趋势等等,才能更好地把握所谓世界发展大势、全球发展规律,进而才可能更好地适应大势,顺应规律而谋变。

就目前世界经济发展长周期来看,笔者认为,危机后的世界经济已经不是所谓的“再平衡”问题,更不是在原来的生产条件下、旧生产函数框架下谋求新的“供求再平衡”;危机后十年的持续低迷告诉我们,世界经济实际上亟待面临新旧长周期之变,即需要从上一轮增长的传统的长周期向新的长周期的转变,目前仍然处在老的传统长周期的衰退期。世界经济的新的长周期意味着“新动力、新结构、新治理、新规则”等一个全新的发展周期的到来,也意味着世界经济真正的新的发展格局的重构。这个新周期和新格局必须反映未来30年全球化发展趋势、科技革命新态势、国际力量和国际体系新变革、全球投资贸易规则新方向、国际治理体系的变化,进而引领世界范围内生产方式变革、消费方式变革和治理模式变革,真正体现世界经济发展进入新的历史阶段。

“三大变革”引领世界经济迈向新周期

第一,新科技革命重塑世界经济增长新动力。新周期核心之变则是增长的新动力。世界经济迈向新周期,不仅需要一系列新经济增长理论强调的所谓的知识创新和技术进步及生产效率的提升,更重要的则是需要类似于历史上已经发生且为世界经济发展带来巨大变化的三次具有“革命意义”的新科技革命。在信息化和网络化加速发展的今天,科技创新时时都在发生,技术进步每天都在发展,但是着眼于未来发展的长周期之变和增长新动力,我们更加需要一个真正深刻影响世界文明进程与世界力量格局的第四次科技革命,这种科技革命的意义和作用至少应当与18世纪以来的三次科技革命相媲美:它带来的不仅是技术革命、工业革命、产业革命,更应当是全新的制度革命、观念革命、信息革命,以及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等根本性变革。这场新科技革命已经初见端倪,目前已有的新科技、新产业和新模式,包括智能化新技术等本质上也是源自上世纪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延续。一些具有颠覆性的新技术革命,如人工智能技术发展、新能源技术革命等等,仍然有待进一步观察;但是我们深信,人类发展正处在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关键时刻。

第二, “一带一路”建设重塑全球化发展新格局。世界经济迈向新周期,也需要一系列新引擎。“一带一路”建设作为全球化合作发展新平台,从提升国际投资增长、促进国际贸易发展、推动全球金融合作、提高世界经济互联互通等为世界经济发展提供新引擎。“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新平台有助于提高全球经济互联互通,促进国际投资贸易便利化和各国间政策与人文沟通,丰富和拓展了传统全球化发展的内涵和路径,是21世纪经济全球化实现包容、开放和普惠发展的重要动力。“一带一路”建设重塑21世纪的经济全球化发展新格局。

第三,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有助于构建21世纪世界经济发展的新规则。世界经济新周期需依赖于新的体现更加公平有效的国际投资贸易新规则。完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需要充分体现21世纪国际体系变革新趋势,尤其是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力量对比的变化、新兴经济体的利益诉求,以及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和共同挑战。这就需要加快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全新的全球治理新理念、新思维和新秩序引领世界经济迈向新周期。

 

来源:《社会科学报》第1592期第1版。

 

    (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 研究员)

文字:权衡 | 图片: | 编辑:孙雅玮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预览
Copyright©2015    上海社会科学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19589号    联系我们
总部地址:上海市淮海中路622弄7号  |  邮编:200020  |  电话:86-21-53060606         分部地址:上海市中山西路1610号  |  邮编:200235  |  电话:86-21-64862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