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代表两会建言:长三角一体化,应谋求新突破

 日期: 2018/3/5
作者: 马蕾
 | 点击: 6640  
  

长期以来,长三角是我国重要的经济增长极之一,也是区域一体化发展起步最早、基础最好、程度最高的地区。当前,随着我国推出“一带一路”倡议、长江经济带战略、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雄安新区建设,以及加快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等一系列重大举措的推进,进一步突现了新的沿海战略和区域发展战略的“T”形布局。在如此的战略态势下,长三角一体化应该谋取新突破,开启新征程。

 

从未来发展来看,长三角一体化的关键在于:长三角如何进一步联动协调发展?上海如何进一步发挥核心城市的功能作用?

 

长三角区域发展:把握六个“一体化”基本特征

 

如何把握长三角一体化运行机理?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其一,一体化的基础是共同利益机制。一体化的发展过程,也是区域共同利益目标的探索过程和区域共同利益机制的形成过程,离开了共同利益机制的作用发挥,一体化就会受到影响乃至阻碍。当然,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和领域,共同利益的内涵与外延具有动态性和不确定性,关键是能否找到不同时点上的共同利益“平衡点”,进而推动一体化进程。其二,一体化的标志是资源配置最优化。一体化的实现条件,是资源配置的最优化。在共同利益机制的作用下,资源流动应体现出:流动是有序的,不是无序的;流动是自然的,不是人为的;流动是顺畅的,不是有障碍的;流动是有效率的,不是无效率的;流动是双向或多向的,不是单向的。其三,一体化的动力是市场与政府的合力。在一体化的进程中,市场对资源优化配置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而政府则对市场机制的发育、市场体系的健全、市场规则的完善以及市场环境的优化起着建设性的作用。因此,市场和政府的力量需要形成相互依存、相互补充、相互促进的态势,而不应该是相互排斥、相互阻碍。

 

由此可见,长三角一体化的最终目标,就是要形成区域经济社会共同体系,并最终形成资源配置自然流向的、垂直分工与水平分工并存的区域发展格局,从而促进区域内各成员主体的共同发展和共同繁荣。

 

如何把握长三角一体化的基本特征?关键是六个方面的统筹协调和共建共享:其一,要素市场和产品市场一体化,这是一体化的前提条件和重要基础。没有一体化的市场,就不可能实现资源的最优配置。其二,产业结构和产业布局一体化,这是一体化中资源优化配置的实现形式和最终结果。资源是否实现了优化配置,一个重要的检验途径是通过产业结构和产业布局反映出来的。其三,基础设施和环境保护一体化,这是一体化发展的重要桥梁和实施路径。基础设施完善成网程度影响到一体化进程,而环境保护如果分而治之或缺乏协调,同样对一体化进程起着阻碍作用。其四,城市体系和城市布局一体化,这是一体化的重要依托和实现载体。各个城市之间,只有既存在着分工合作,又存在着功能互补,而城市布局又是科学合理的条件下,一体化才能变成现实。其五,经济运行和管理机制一体化,这是一体化的发展模式和构架基础。不同的经济运行和管理机制,对一体化发展起着不同的影响,而一体化则意味着要求区域内各经济主体具有相同的或相协调的经济运行与管理机制。其六,制度构架和政策措施一体化,这是一体化的制度规范和法律保障。不同的制度构架与政策措施影响着一体化发展进程,而一体化发展进程又对制度构架与政策措施一体化起着重要的推动作用。

 

上海的功能作用:需要“强化”四个方面作用

 

其一,强化上海在长三角的发展极作用。根据法国经济学家佩鲁“发展极理论”,由于某些先导部门或有创新能力的企业或行业在一些大城市集聚、发展而形成“发展极”,发展极具有生产中心、贸易中心、金融中心、交通运输中心、信息中心、服务中心、决策中心等多种功能,能够产生吸引作用和扩散作用,由此促进自身发展并推动其他地区发展。因此,上海建设成为现代化国际大都市,不仅决定着上海具有特殊的功能地位,而且也可以发挥经济中心城市独特的带动作用,这对长三角整体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其二,强化上海在长三角的核心城市作用。如何体现?关键是“两个增强”:增强上海在长三角发展中的拉动力、吸引力和凝聚力;增强上海在长三角发展中的“认同感”和“使命感”。如何实现?要进一步增强城市综合经济实力,实现城市产业能级和功能能级的“双提升”,成为具有强大国际竞争力和区域认同感的核心城市;要进一步增强上海作为核心城市的使命感,增强对整个区域的融入意识,扩展上海服务长三角的功能,助推长三角整体发展。

 

其三,强化上海在长三角的服务功能作用。在区域发展方面,上海要抓住自贸区试验机遇,为长三角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在集散功能方面,上海要发挥率先作用,建设成为长三角率先实现现代化的先导区域,成为要素配置中心、产业扩散中心、技术创新中心和信息流转中心。在产业联动方面,上海要推动长三角形成梯度分工、战略合作、各展所长的局面。在城市布局方面,上海要推动长三角城市网络结构优化,推进实现多中心、多层次的城市等级体系。在交通网络方面,上海要推动基础设施连接,共同构筑多方位、多形式、一体化的交通网络体系,产生良性的同城响应。

 

其四,强化上海在长三角的服务平台作用。在经济服务平台方面,要发挥上海的经济优势和要素市场作用,在产业培育、研发、调整、创新、升级等方面服务于长三角产业的合理布局和整体竞争力的提高;在金融服务平台方面,要在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过程中,为长三角提供全方位、高水准的金融市场、金融业务、金融工具、金融配套、金融人才等在内的国际化金融服务;在贸易服务平台方面,要抓住上海建设国际贸易中心的契机,为长三角各个城市以上海为桥梁和平台开展国内外贸易提供更好的条件和环境;在航运服务平台方面,要发挥上海建设航运和航空“两个国际枢纽港”的作用,尤其要联合江浙两省的河海港口,建成以上海洋山深水港为载体、服务于整个长三角乃至全国其他区域的长三角组合港;在科技创新服务方面,要依托上海建设科创中心建设的优势,为长三角推动创新转型和高质量发展提供服务。

 

来源:社会科学报第1597期第1  201833

 

作者: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文字:张兆安 | 图片: | 编辑: 孙雅玮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预览
Copyright©2015    上海社会科学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19589号    联系我们
总部地址:上海市淮海中路622弄7号  |  邮编:200020  |  电话:86-21-53060606         分部地址:上海市中山西路1610号  |  邮编:200235  |  电话:86-21-64862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