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张泓铭:对住房空置情况要心中有数

 日期: 2017/3/7
作者: 马蕾
 | 点击: 24514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2016年年底,政府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提出。围绕此基调,35日,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要坚持住房的居住属性,落实地方政府主体责任,加快建立和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以市场为主满足多层次需求,以政府为主提供基本保障。

政策表述上仅是一句简单的“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事实上,在这背后却需要各地政府从多方面进行改革,而在此次两会上,多位代表也围绕此进行了提案,全国政协社科界委员张泓铭就是其中一位。

准确统计空置率

今年两会上,对于政府的这一新提法,张泓铭提交了这样一份议案:“对住房的空置情况要心中有数。”他认为,既然房子是用来住的,那么,掌握住房的家底就是必要的工作之一。住房家底包括两个部分:一是现在有多少住房;二是多少住房有人住,多少无人住。

“虽然国家统计体系已经有了商品房空置统计,但是局限性很大。一方面,只统计了新建部分,未统计存量部分;另一方面,只统计新建商品房未出售部分,未统计出售后空置的部分。这对于完整地判断住房市场是很不利的,甚至可能误导公众。”张泓铭表示。

在这份议案中,他首先提倡“住房空置概念与国际接轨”。“国际住房空置的含义是,不管是新房还是旧房,只要没有售出、或售出以后没人居住都是空置。这样的统计,判断住房市场才是完整和真实的。”张泓铭表示,在他看来,统计部门应是住房空置调查统计的承担机构。

对于调查的方法,他则认为可以以用电量作为住房空置统计的基础数据,再通过独立的抽样调查或针对性调查进行验证和补充。

加快住房公积金条例修改

张泓铭的第二份提案是关于住房公积金条例修改的。19994月,国务院首次颁布了《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20023月,国务院对该条例进行了修改,此后在实践过程中,该条例依旧暴露出了许多弊端。在这种情况下,我国于2013年前开始再度修订,并于2015年发布修改后的征求意见稿,但目前该条例仍未修订完成。

“一年多过去了,仍处于难产之中,应该加快修改进程。”在这份议案中,张泓铭坚定地支持明确住房公积金的私人产权属性。“《条例》载明,职工个人缴存的住房公积金和职工所在单位为职工缴存的住房公积金,属于职工个人所有,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挪作他用。 很清楚,住房公积金的产权性质是私人。但《条例》在后面却违反该思路,规定了类似于管理公共资金的条款。典型的如第二十九条规定,要将住房公积金的增值收益余额,用于建设城市廉租住房的补充资金。张泓铭表示。

据此,他提议把公积金增值余额净值,归于交纳者个人。”鉴于公积金的私人产权属性,修改后的条例应该明确公积金的增值部分,在扣除必要的管理费用、留足风险准备金后的净余额,归于交纳者个人,并规定视情况可以扣除也可以不扣除个人所得税。”张泓铭表示。

除此之外,他还提议梳理交纳者与政府的关系。“两者之间应该是委托和被委托的关系,而现行《条例》中大量反映的是政府的管理权力。如果两者的关系不理清,则未来公积金制度中民众的意见仍会处于弱势不受重视,而利益也将受到损害。”张泓铭表示。

为此,他建议公积金制度至少要做如下改革:首先,从全国到地方大幅度增加各级公积金管理(即决策)委员会中的民意代表和纯粹的专家学者至大部分比例,大幅度减少但保留较小比例的官守代表。其次,明确公积金管理(即决策)委员会同政府之间的先后程序关系。

同时,他还建议要明确住房公积金的外部经济关系是商业关系,要明确住房公积金同住房保障是友好的外部商业关系。对于这两者,他解释道:“对于外部经济关系,必须按商业原则来处理,即对区域外使用者、或区域内非公积金交纳者要使用公积金资金,或公积金要投资于这些使用者领域,必须要取得盈利。明确住房公积金同住房保障是友好的外部商业关系。即对借贷用于住房保障的资金可以在商业盈利的前提下给予优惠。”张泓铭解释道。

 

来源:凤凰房产201736

 

文字:凤凰房产 | 图片: | 编辑: 马蕾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预览
Copyright©2015    上海社会科学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19589号    联系我们
总部地址:上海市淮海中路622弄7号  |  邮编:200020  |  电话:86-21-53060606         分部地址:上海市中山西路1610号  |  邮编:200235  |  电话:86-21-64862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