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上海代表团共商国是——上海代表还原与总书记“面对面”

 日期: 2017/3/6
作者: 马蕾
 | 点击: 9397  
   

本报北京35日专电35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来到上海代表团,与代表们共商国是。围绕发挥科研人员创新活力、加强海洋人才培养、崇明生态岛建设、加强农村基层治理、推进财税体制改革、深化教育改革等问题,6位代表对习近平总书记畅所欲言。

一年前,总书记要求保持锐意创新的勇气、敢为人先的锐气、蓬勃向上的朝气,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着力加强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各项措施系统集成,着力加快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步伐,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当好全国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一年过去,改革持续推进,成果不断涌现。排头兵和先行者肩负的使命愈显重大。

5日下午,围绕政府工作报告,部分代表先后发言。习近平认真倾听、记录,不时插话,气氛热烈。代表们说了什么?本报记者追访了部分发言代表。

 

基础研究领域投入不足需及早扭转

“作为一名科技人员,我感到振奋,完全赞同。”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李林的发言从最新的《政府工作报告》开始讲起。

昨天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 《政府工作报告》2017年重点工作任务中提到:完善对基础研究和原创性研究的长期稳定支持机制,落实科研经费和项目管理制度改革,让科研人员不再为杂事琐事分心劳神。“这段话说出了我的心声,上午听了报告后,我赶紧把它加在我的发言稿中。”

这段话与他下午关于“加强基础研究、促进成果转化”的发言内容不谋而合。李林在发言中列举了一连串的数据,他认为对基础研究投入不足,是我国与发达国家科技发展水平尚存在重大差距的重要根源之一,这一状况需及早扭转。

投入不足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李林进一步解释说,基础研究领域投入不足,会导致资源配置或科研经费过度竞争化,科研人员不得不将较多精力甚至是大量精力用于从多种渠道争取资源。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国科技成果看似不断涌现,但科技创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仍远低于预期,从表面上看,是成果没有被很好地转化; 更实质的问题可能在于,我们可以拿来转化的原创性研究成果还比较少。”

他在发言中建议,要建立财政为主导的基础研究长效投入体系,将基础研究投入比例逐渐实现显著提升,实现对基础研究和创新性研究项目及科学家的持续、稳定支持。与此同时,要切实解决财政投入的结构性矛盾,改变重物轻人现象,把更多经费投向人才。

 “习近平总书记在发言中也谈到,要突破制约产学研相结合的体制机制瓶颈,让机构、人才、装置、资金、项目都充分活跃起来,使科技成果更快推广应用、转移转化。”李林说,习近平总书记的这句话同样让他感到振奋。他期待有具体举措出台,让更多从事基础研究的科学家能够心无旁骛地投入科研工作中。 (本报特派记者 陈抒怡)

 

借鉴航天经验探索深远海作业技术

“如果国家用支持航天科技发展的力度来支持我国深远海复杂作业技术的发展,我们就能提早拥有世界领先水平的大深度饱和潜水作业技术,实现我们的深海梦。”

在海上从事打捞工作已有31年的上海打捞局工程船队潜水队队长金锋代表在发言前,内心既激动又紧张,不过当习近平总书记告诉他“不用紧张”后,他开始慢慢放松下来,就如何加强我国深海作业能力建设,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意见。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国从体制上建立了遍布沿海的海上专业应急抢险和救助打捞力量,代表国家履行海上应急救助和抢险打捞的职责,同时履行相关国际公约义务。”金锋的发言从我国救助打捞的历史沿革切入。

谈到此处时,习近平总书记问,如今上海打捞局的辖区范围是多大?金锋回答,北到连云港,南到厦门以南海域。“我还向总书记汇报,2003年我国救捞体制启动改革,海上救助打捞局从过去3个变为6个,即3个救助局和3个打捞局,同时成立了救助飞行队,救助打捞的能力得到显著提升,人命救助的数量也大幅增加,2003年前我国海上人命救助2万多人次,2003年至2016年人命救助数量达到了4万多人次。”

金锋特意提到了一件“让他倍感兴奋的事”。“2014年,上海打捞局成功完成了300米饱和潜水人员出舱作业,这种出舱作业和宇航员航天出舱作业相类似,代表中国人能在300米水深处完成‘绣花’级别的精细作业,标志着在极限空间条件下我们已经拥有了尖端的潜水作业技术和能力,同时我国大深度饱和潜水作业水平也跨入了国际先进行列。目前我们的团队正在研发更大深度的饱和潜水作业任务,力争潜水员能在500米水深处完成出舱作业。如果研发成功,我们就会拥有世界领先的深海精细作业技术水平。”(本报特派记者 王志彦)

 

总书记关注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

“我对建设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推动绿色发展很有感触,上海崇明正在推进世界级生态岛建设。”全国人大代表、上海社科院副院长张兆安对崇明的这一全新定位的介绍,昨天引起了总书记的关注。

张兆安在发言时说,20074月总书记在崇明做过一系列重要指示。十多年来,上海举全市之力推进,崇明广大干部群众也付出了很多努力,始终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经过连续两轮的三年行动计划,取得了明显成效,初步形成了世界级生态岛建设的框架和轮廓。上海去年底发布了《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发展“十三五”规划》,228日全市又在崇明召开了推进工作大会,坚定不移走生态、绿色、环保的新路。

随后,张兆安提出建议,希望从国家层面给予关注和支持,支持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提升为国家战略,成为中国绿色发展试验区。

他还建议,应该支持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嵌入先行先试的重大功能,推动绿色发展的先行先试。国家相关部门推进绿色发展的新标准、新产业、新业态、新项目、新服务,可以放在崇明试验,目的是形成具有示范意义的绿色产业链。在制度创新方面,建议把上海自贸区扩大开放的政策延伸到崇明。同时,支持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构建国际合作的重要平台,比如,推动设置全球绿色发展高峰论坛。

在发言的最后,张兆安告诉总书记,“在来北京之前,又特地去了崇明一次,干部群众听说我要向您汇报,特别希望总书记再去崇明视察。”总书记2007年去过崇明,现在已经十年了。对此,“总书记充满感情地进行了回应,现场气氛热烈。”

回忆起下午与总书记共同审议报告,张兆安说:“总书记对上海的发展、崇明的发展都很关心,这让我们非常感动。崇明要走生态发展道路,有了总书记的鼓励,我们信心更足了。”(本报特派记者 孟群舒)

 

和习总书记说起“奉贤”名字的来历

来自奉贤的孙跃明是上海代表团中唯一的农民代表,昨天他作了题为“加强农村基层治理,推进美丽乡村建设”的发言,发言时习近平总书记频频插话提问。昨天晚上,刚刚回到房间的孙跃明已经脱下了他在发言时穿的西装,换上了一件轻便外套。说起和总书记之间的互动,他依然显得很兴奋。

在发言中,孙跃明总结了在奉贤杨王村21年工作中的两点感受:一是农村经济要发展壮大,农民要富裕,必须要靠农村基层党组织去发挥、去体现突击队先锋队的作用,二是农村精神文明的建设必须同步跟上。

“奉贤历来就有贤人施道的唯美传说,奉贤区委大力推进‘敬奉贤人见贤思齐’等符合奉贤精神文明发展的行动纲领。”孙跃明在介绍农村精神文明建设时提到了奉贤的作法,习近平总书记插话说:“这也是‘奉贤’的含义。”“是的。”孙跃明说,奉贤的名字就是取自“敬奉贤人见贤思齐”。

在谈到教育经费问题时,孙跃明直言,教育经费是义务制教育经费,有的地方用不完就用于每年的硬件建设上,他建议义务制教育经费用不完的部分应该用于全民教育。

孙跃明发言结束后,习近平总书记饶有兴致地继续向他提问。“你们村人均收入多少?”孙跃明回答:“我们村里人均收入超过3万元,1000多户村民住上别墅,经济总量200多亿元,税收收入超过4亿元。”听了这话,习近平总书记点了点头,又问:“奉贤现在城市化率多少?”“已经到70%。”回答了这几个问题后,孙跃明向习近平总书记发出邀请,欢迎他到奉贤来看看。

 “我感觉习近平总书记记忆力非常好。”孙跃明说,2007829日时任上海市市委书记的习近平曾经在奉贤调研,“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他对奉贤还是很了解。”

(本报特派记者 陈抒怡)

 

研究税制改革和互联网行业反垄断

樊芸代表告诉记者,今天审议中她谈的是税制改革和互联网行业反垄断的问题。

在樊芸看来,税率虽然是调节社会财富的手段,但对税率结构不太合理的地方要加以改革,这对于科技创新企业和科创人才尤其重要,否则可能会导致科技人员创新动力不足。

樊芸代表在发言时提到的另一个话题是防范互联网金融的野蛮生长。她谈道,目前有问题的P2P 平台不少,这涉及跨行业、跨部门的监管,而目前由于职能交叉、九龙治水,监管现状不是很有力。她建议,要加强执行力度,特别是监管部门要形成合力,达到无缝监管。

一直关注互联网行业发展趋势的樊芸,特别提到了互联网行业的“反垄断”问题。她认为,互联网形成了不少行业巨头,垄断现象也加剧,不利于互联网中小企业的发展。她建议,要研究互联网行业反垄断,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营造互联网空间。

樊芸告诉记者,她还对总书记提起网约车。

她谈道,网约车亲民、便捷,一开始推出很多优惠政策,但被市场广泛接受后,出现了损害消费者利益的经营行为。网约车设置“加价”功能,特别是春节期间,乘客不加价根本打不到车。很多老人矗立在街头,眼睁睁看着空车呼啸而去。这种现象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出租车是不可能随意加价的。后来有关部门找公司谈话后,网约车取消了加价行为,但变相收取调度费等行为依然存在。“我建议,建立互联网行业反垄断投诉机制,政府要规范网约车的运营行为,引导其价格标准,引入行业协会的监管等等。”

她说:“总书记笑着回应了我提出的有关互联网问题,他说,这里就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网信办会接得住。”

(本报特派记者 王海燕)

 

中国一流大学要有引领世界的境界

复旦大学校长许宁生代表,与总书记谈起了时下热门的“高校排名”。“我的第一个建议就是,建设中国的一流大学,要有中国自己主导的目标体系,而不能框限在现有的评价体系里。总书记肯定了我的这个观点。”5日晚,许宁生向记者回忆审议时的场景。

 “总书记也讲到,大学更重要的是底蕴。排名这个东西,参考一下就可以了,不能靠它判定大学的质量。”许宁生说。

许宁生准备的题目是“贯彻高校思政工作会议精神,加快建设世界一流大学”。

他在发言伊始就提到,习近平总书记在思政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实际针对的是大学培养什么样的人、为谁培养、怎样培养的大方向问题,是具有纲领性的。而高校建设“双一流”的过程,亦应放在这样的精神指引下去思考。

“今天已经不能简单讲 ‘对标’,还要考虑中国的特色在哪里、能够引领世界的东西在哪里、怎样把它们做强。”

许宁生表示,一流大学需多考虑三个问题:一是育人——培养什么样的人,又为谁培养; 二是创新——不只是实验室技术创新,更需在方方面面体现创新精神、引领创新潮流;三是文化——要有文化积淀,有人文情怀。

让许宁生欣喜的是,总书记对此作了回应,并针对一流大学衡量标准说了一段话。

“他说,办大学,最重要的是人们心中的声誉,是自己的底蕴,是自己的积累。这是需要长期积淀之后在人们心中形成的。”许宁生告诉记者,“总书记也提到,现在国际上和国内都有不少高校排名,这个排名可以看看,但不能过度依赖。靠几个数据,是说明不了一个大学是怎么样的。”

“我理解总书记的话,他是强调,建一流高校必须要有大格局。”许宁生告诉记者。这也是他在发言中向总书记汇报的体会:“站位要高,格局要足够大,要有引领世界的境界。”

(本报特派记者 朱珉迕)

  

来源:《解放日报》201736

 

文字:解放日报  | 图片: | 编辑: 马蕾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预览
Copyright©2015    上海社会科学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19589号    联系我们
总部地址:上海市淮海中路622弄7号  |  邮编:200020  |  电话:86-21-53060606         分部地址:上海市中山西路1610号  |  邮编:200235  |  电话:86-21-64862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