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邓智团:复兴中心城区、提升城市功能,国外诸多城市为何都用这一招?

 日期: 2018/9/14
作者: 马蕾
 | 点击: 767  

 

随着城市的发展,相关研究也层出不穷。城市发展的动力和逻辑是一成不变的吗?在我看来,它是因时因地而异的。

 

20世纪后半叶,城市发展逻辑是“业兴人,人兴城”,人跟随产业,实质是产业兴城。在该发展逻辑推动下,工业化推动新兴城市发展,“田园资本主义”盛行,制造业外迁,跨区域跨国迁移,伦敦、纽约等老牌世界城市相对衰落,东京和新加坡等一批新世界城市崛起。

 

然而从20世纪末或21世纪初开始,信息社会与知识经济重塑城市发展路径,创新创意成为城市发展新动力。能源危机和环保压力,让“田园资本主义”逐步被倡导“注重步行空间,强调密集型发展”的新城市主义所替代,这样的发展逻辑与创新创意人才的需求高度吻合,强调适宜步行的邻里环境、功能混合、高质量的建筑和城市设计、可持续发展和追求高质量生活。由此,改善城市生态环境和促进文化多元,营造舒适的生活和工作环境,成为集聚创新创意人才增强城市发展新动力的钥匙。纽约、伦敦、旧金山和波士顿等一大批城市,重新焕发创新创意活力,迎来新一轮发展。环境吸引人才—人才集聚产业—产业繁荣城市,形成“城兴人,人兴业”的城市发展新逻辑,城市间的发展竞争转变为更显性、直接的人才争夺战。

 

遵循这一新逻辑,新一轮城市发展最为直观的标志就是“创新街区”广泛兴起。当前,在中心城区规划建设“创新街区”以吸引知识员工,已经成为国外重要城市政府、开发商、建筑师和城市规划师普遍推崇的优先战略。伦敦硅环、剑桥肯德尔广场、波士顿创新区已成为当地政府最为重要的政策和规划计划;纽约硅巷(Silicon Alley)已成为超过500家新公司的所在地;西雅图南湖(South Lake Union)也成为了信息技术和生命科学机构的新枢纽;旧金山也正在推进Mission Bay 和 5M Project等项目。加快研究这一特定现象,对当前我国城市的内涵式发展的理论认识与现实实践有重要的参考借鉴价值。

 

在创新街区的兴起和建设过程中,创新企业、知识员工和地方政府是三个关键的行动主体。从经济理性人的角度来看,只有当创新街区建设能给三个行动主体带来收益增加,才能形成真正有效的内生动力。对创新企业而言,良好城区生活环境能更好获取知识“溢出效应”。对知识员工而言,办公空间的演变推动员工倾向具有良好生活环境的中心城区。对地方政府而言,可以促进中心城区复兴并提升城市经济弹性。

 

随着郊区生活品质的相对下降,人们重新焕发对中心城区生活的向往,而以前郊区城市化过程中遗留的“城市疤痕”空间大、成本低,成为了城市复兴的机遇区(Opportunity Area),触发点正是2008年前后开始的金融危机。从纽约硅巷、伦敦硅环、巴塞罗那22@街区和肯德尔广场等典型创新街区的发展历史来看,在它们转型的初始阶段,基本上都是市场化因素在推动,特别是以私人开发商对区域的改造升级为主,在转型达到一定的阶段后,地方政府开始进入,并推动实施相关的政策计划,推动创新街区更快发展。但也还有例外,波士顿海港广场创新街区则是完全由地方政府规划推动建设的。与大多数美国城市一样,2008年后波士顿遭遇了经济衰退带来的高失业率,而地方政府迫切需要寻找能够创造就业、刺激增长和振兴市中心城区的经济发展机会。在这个背景下,2010年波士顿宣布一个新的城市更新计划:在南波士顿滨海地区规划建设一个创新街区。经过5年的开发,这个地区的科技公司贡献了30%的新就业增长,11%的新公司是教育和非营利组织,21%的新工作在创意产业,16%在生命科学或绿色技术领域,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完全由地方政府主导打造的创新街区。

 

毫无疑问,创新街区正在成为中心城区复兴和城市功能提升的关键选择。那么,创新街区该怎么建呢?我在《卓越城市 创新街区》一书中指出,创新街区成功建设需要政府引导和市场主导“两手抓”。

 

一是注重政府政策引导。应积极制定和发挥政策工具对创新街区建设的引导作用。如实施中小公司相互交织、功能混合开发、公共空间(零售公共空间,如咖啡馆;公共创新空间,如公共创新中心)以及24小时社区建设等关键规划策略。实施强大的公共空间计划以吸引人才和就业,推进街区公共创新中心的建设,以促进街区创新的交流和沟通。公共部门可以继续鼓励私人发展中的创业公司和大公司的组合,并尽可能创造廉价的办公空间,特别是通过实施共享办公,在可能的办公空间实施租金上限,以防止纯粹大型租户情形的出现。

 

二是激励激发市场主导。鼓励和激发私人开发商在创新街区开发建设过程中的主导作用。积极鼓励私人开发商与地方政府合作推进零售公共空间和创新公共空间建设。推动私人开发商开发小型企业和创业企业可承受的灵活办公空间的想法转变成为街区政策计划,并适当允许相对较大的企业租户补贴成本。在推进建筑物内部更新改造过程中,重点考虑增加零售公共空间,并推动楼宇大厅与一楼的公共空间自然衔接,并能与外围开放空间互通;鼓励开发商推进私人半开放型创新中心吸引租户,从而获得空间使用的灵活性与政府认定。

 

当前我国城市正从“摊大饼”式的规模扩张向城市内涵式发展转变,在“新型城镇化”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两大国家战略背景下,我国城市应改变长期以来在中心城区更新过程中过分强调高端商业、商务办公等做法,积极响应以创新街区建设为标志的方兴未艾的城市最新发展趋势,学习借鉴创新街区的规划建设经验,加快推进创新街区的建设步伐,实现城市的转型升级和能级提升,最终实现城市的卓越发展。

 

作者上海社科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来源:上观新闻 2018年913

文字:上海社科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研究员邓智团 | 图片: | 编辑: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预览
Copyright©2015    上海社会科学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19589号    联系我们
总部地址:上海市淮海中路622弄7号  |  邮编:200020  |  电话:86-21-53060606         分部地址:上海市中山西路1610号  |  邮编:200235  |  电话:86-21-64862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