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谢京辉:路口有间服务站

 日期: 2017/11/15
作者: 马蕾
 | 点击: 2708  
  

近日,遇到十多年未见的老邻居、儿时伙伴康康,一聊就聊到了当年的服务站———半个世纪前,在沪上位于江西中路与广东路转角处,有一间居委会开办五十多平方米的服务站,双开木框落地玻璃弹簧门被天蓝色窗帘遮挡着,一统间房内搭了一个小阁楼,里面有理发、代收水电费、卖贴花储蓄、裁剪、缝纫,还兼做一些临时性服务,参与服务站工作的是四位阿姨。

记得从事理发的两位阿姨中,有一位山东口音、四方脸,大眼睛,短头发,声音洪亮的理发快手,客人坐上理发椅子三下五除二便理好了发。另一位苏州阿姨长得白净瘦小,理发时慢声细语,问清要求后再下手,理完发后客人从头到围单都被刷得干干净净,属于细工出慢活的,尤其是那些理发时会哭闹的小朋友在其手上比较听话,小朋友、家长们也乐意选择她,当然遇到一些不听话、顽皮的小朋友,大人也会说要让山东阿姨给他() 理发来唬他们,效果出奇的好。平时客人上门理发先坐在长条凳上排队,如遇急事也可以优先,邻里街坊一般都比较客气,好商量,轮到理发时也是可以协商选择不同理发师傅,理发价格每位八分,理发、洗头带吹风可能是一角二分,当年女同志的花样简单,剪短头发者居多,一角钱搞定,服务站里有年份的铸铁咖啡牛皮理发椅、立式洗头台盆均为法式的,虽旧但很好使,理发椅坐、躺操作自如,台盆较大,有两个带铜锈龙头,冷水还能用,热水只能用煤球炉烧了,烧开后先被灌入热水瓶,需要时热水放入铁皮水箱内,冷热水混合后再用莲蓬头为客人冲洗。烧水、扫地没有专人负责,哪位有空顺手就把活干了。在排队理发时,相互间会拉家常,翻阅服务站里所提供的各种书报刊,理发的时间不知不觉过得很快,理发者有时还会相约下次再聊。

负责代办水电费、卖储蓄贴花的是位北方口音、瘦高个戴眼镜的阿姨,看上去是服务站里负责的,有什么事情阿姨们多去询问她,平时她工作十分仔细,算账虽有算盘可全凭心算,能够做到分毫不差。每当完成一笔业务时,她都会主动提醒客人查验,确认无差错时才会关上抽斗,对待客人始终彬彬有礼。后来晓得她上过高中,属于有知识有文化的女性。大家议论时她听得多,不发声,遇到问题却很有主见,想必服务站井然有序与其治理风格不无关系。

从事裁剪、缝纫的宁波阿姨是位手艺出众、未能满师的裁缝,过去学艺要拜师,满师要请酒,而且按行里的惯例手艺是传男不传女,这位阿姨手艺只能通过从事奉帮裁缝的父亲那里去偷学,后来与父亲的徒弟有了感情,私奔来沪。她悟性很强,各种衣服只要有图样都不在话下,旗袍、中山装、西装、棉袄、大襟上衣等能改会做,很少返工,工钱不需要讨价还价,价目表一览无遗,有的小活她也会主动带过,基本上让客人满意而归。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四个女人在一起时有说有笑,未见红过脸,谁有事都会相互帮忙接活,每逢服务站里来了客人也会受到感染参与聊天,家长里短、马路新闻等可以无话不说,遇到社会热点问题也会争论不休。同时,那些爱占便宜之类的不良行为也会被大家声讨,谁家遇到困难时,四位阿姨全是热心肠,哪家有好吃的也会带来让大家尝鲜,有时衣服相互间也会借来穿,听到有好的对象还乐意做红娘,遇到街坊邻居的家中老人、病人不能出门理发,阿姨们也会主动上门提供服务,这种服务基本上是义务的。

当年很多家庭手上有闲钱时还会到服务站里买贴花储蓄,这种贴花由银行发行,形状图文如同邮票,花上三元、五元可以买到,贴满一本后再到银行整取,可应急,过年时也可以改善生活,并且被大家视为会过日子———也许真是那时服务站贴花储蓄让很多人养成了勤俭持家的好习惯。

时光虽不能倒流,温馨却可以常驻。当年虽然没有广场舞、茶室、棋牌室,没有健身房、网络……但是小小一间服务站里,街坊邻里间沟通的快乐,至今仍是很美好的回忆。

 

来源:文汇报  2017118

 

文字:谢京辉 | 图片: | 编辑: 马蕾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预览
Copyright©2015    上海社会科学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19589号    联系我们
总部地址:上海市淮海中路622弄7号  |  邮编:200020  |  电话:86-21-53060606         分部地址:上海市中山西路1610号  |  邮编:200235  |  电话:86-21-64862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