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王战:当前中国经济稳定向上的趋势在延续

 日期: 2017/4/23
作者: 马蕾
 | 点击: 4308  
  

摘要

世界经济2017年会继续沿着弱复苏的方向行进

 

世界经济形势和中国经济发展,会是一个怎样的趋势?我想谈一些自己的看法。

2008年以来,世界经济复苏情况是大家都关心的问题,去年上半年,我们判断世界经济存在五个不确定性,其中影响世界经济最大的变量是美元加息因素,今年这个因素依然存在,但是预期已经释放了,相信冲击会比去年小些。

中国经济是个什么情况,这也是大家都关注的。我们都知道,中国存在经济下行的压力。当然,如果从中国经济自身来看,能够从2008年到现在一直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3%,的确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是,如果从世界经济大背景来看,中国经济下行对世界经济是一个很大的变量。

美元加息和中国经济下行,这两个因素是影响世界经济的两个决定性变量。

世界经济第三个值得关注的情况,就是各个国家和区域经济发展速度的分化。这很明显体现在金砖五国上。比如,中国和印度依然保持比较快的经济增长速度,但俄罗斯和巴西就差了很多。我们注意到,世界各国经济发展速度的分化特征,越来越明显。

四是全球治理还没有普遍的共识,直到20169月份杭州G20峰会上才形成了杭州共识,杭州共识已经从原来的量化宽松,转向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五是影响世界经济的变量中,还有一个个“黑天鹅”事件。一般我们说“黑天鹅”事件是小概率事件,以前我们担心的“黑天鹅”事件,是在某些国家是不是会发生主权债务危机的问题?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一系列“黑天鹅”事件,是地缘政治冲突,比如乌克兰事件以后,叙利亚问题和之后难民问题等。而且“黑天鹅”事件正在逐步由这些地缘政治冲突的小国家,开始延伸到了发达国家本身,比如在欧洲有了英国脱欧,在美国有了特朗普上台,这些都说明2008年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的长期低迷,造成了国际关系的紧张,由此酝酿出诸如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思潮的高涨。

不过,我们也看到了世界经济的一些新变化。首先,世界经济还是朝着微弱复苏的方向行走。欧洲的经济比2015年已经有了复苏,新兴市场化国家的经济也开始逐步好转。在中国周边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其中有11个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在6%以上。估计,世界经济2017年会继续沿着弱复苏的方向行进。在弱复苏中,世界各国总体上的就业情况也在好转,这些都使我们对2017年的经济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下面我要讲到中国。中国在2016年的增长速度在前三个季度都是6.7%,第四季度是6.8%。从中国学者来看,认为2016年我们的经济开始稳定了,从201712月份的增长速度来看,我们的发电量增加了6%稍多,铁路运输量增加16%以上,因此到目前为止中国经济稳定向上的趋势,应该说还是在延续。

不能不提到的是,“一带一路”建设已经有三年多时间,三年的进展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很多重大项目都已经开工建设。我最近到了柬埔寨、菲律宾和老挝,看到了很多开发区,比如在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入驻的企业很多,有109家,其中包括法国、我国台湾地区和韩国的企业。

更重要的一条是,中国杭州G20达成的杭州共识,可以说是这轮结构性危机如何治理的转折点。我们今年也非常希望在德国召开的G20峰会能够继续延续这个良好势头,推动世界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推进结构性改革。

当然,问题也不是没有。所以我是谨慎的乐观。问题在哪里?下面提到的这些,值得我们做深入的思考,甚至要在理论上想办法突破的。

第一个,是量化宽松政策无力扭转世界经济颓势。量化宽松与经济低速增长成为悖论,这两者是相反的。

第二个,是低利率与低投资并存困局。传统经济学无法解释低利率和低投资悖论,这两者也是相反的。

第三个,全球债务占GDP比重进一步加大,出现了高债务与低需求、低贸易增长的悖论。这两者也是相反的,和传统经济学上的解释不一样。

第四个,全球FDI放缓凸显投资动力不足,出现了要素流动受阻与市场化配置资源的悖论。按理说如果量化宽松以后,FDI应该是放大的,现在反而放缓,投资动力明显不足。

第五个,是产能过剩与需求萎缩的矛盾加剧,出现了滞胀与潜在通胀悖论。

第六个,是全球贸易增速持续低于经济增速。很多年没有出现这种情况,贸易的增长速度低于经济增速度,出现了贸易增长的引擎作用与低增长、低贸易的悖论。世界战后国际贸易一直是起到了引擎作用,但是现在这个作用消失了。

此外,世界经济受到英国脱欧、美国大选引发的不确定性,以及难民危机持续发酵地缘政治问题,包括民粹主义兴起导致全球化进程受挫,美元加息加剧全球金融市场波动,投资贸易规则碎片化,从多边走向双边,将带来新的贸易保护主义等,这些都是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世界经济发展面临的新问题和新矛盾。

如何解决上述这些问题、难题和困惑?我谈四点看法。第一,前面讲的七个问题,我们在理论上怎么认识?我个人认为这与信息技术革命以后金融工程的过度发展有关系。2008年以来的结构性危机,不仅仅是工业产品的过剩,同时还是金融产品的过剩,很多金融产品脱离了实体经济,脱离了贸易。如果这样想,可能我们可以解释前面七个悖论,当然这仅仅是没有经过充分论证的观点,需要学者们进一步做出诠释。

第二,在短期世界经济谨慎乐观、向好、且弱复苏的背景下,一个最大的“黑天鹅”——美国新总统怎么来处理当前的世界经济与美国经济,是需要我们高度关注的。从最近中美关系的互动,我们有理由相信在2017年中美关系能够有比较好的解决方案,我们和欧洲关系整体上也是比较好的,如果能够把中美、中欧经贸关系处理好,特朗普不准备打贸易战或者不打大的贸易战,2017年世界经济还是能够保持比较好的发展势头,所以在短期对策中,我认为处理好中美经贸关系是非常重大的事情。

第三,德国现在筹备G20峰会,财长会议已经召开,我们希望德国G20峰会能够继续延续杭州共识,使世界主要大国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推动结构性改革,中国会继续坚定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第四,今年中国经济稳定向好的决心是很大的,今年将召开党的十九大,中央政府会高度重视经济社会稳定发展,化解各种经济风险,同时会继续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做出更大的努力。

(作者为上海市社联主席、上海社科院院长、教授)

 

来源:上观新闻  2017419

 

文字:王战 | 图片: | 编辑: 马蕾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预览
Copyright©2015    上海社会科学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19589号    联系我们
总部地址:上海市淮海中路622弄7号  |  邮编:200020  |  电话:86-21-53060606         分部地址:上海市中山西路1610号  |  邮编:200235  |  电话:86-21-64862266